夏虫不可语冰

2019-09-02
有一天,孔子有一个学生,在外面扫地。从远处来个客人,走近就问他:「你是谁」。他自豪地说道:「我是孔老先生的弟子。」
「那太好了,我能不能请教你个问题?」客人问道。「可以。」他心里想,你大概出什么奇怪的问题。
那个人说:「一年到底有几季?」「这还用问吗?四季,春夏秋冬四季。」 学生便一口回答道。
那个人说:「不对,一年只有三季。「你搞错了,四季。」学生不服地争辩道。
「三季!」客人依然坚持着。一来一往中,两人都不肯相让,最后两人约定好,如果是四季,那么客人给学生磕三个头;如果是三季,学生向客人磕三个头。
孔子的学生想:「这下我稳定赢了吧。」这个时候正巧,孔子从里面出来,学生就很高兴了:「老师,一年有几季?」
孔子看了一下,说:「一年有三季。」学生快吓晕了,又不敢问。那客人开心地叫着学生快磕头,学生只好照做着,乖乖地磕了三个头。
那个人走了以后,他就委屈地问道老师:「老师,明明一年有四季。您怎么说一季?」
孔子答道:「你没有看到,那个来的人全身都是绿的。他是什么,他是蚱蜢。蚱蜢是春天生,秋天就死了。他从来没有看过什么冬季,那你跟他讲死了都没用,你讲三季他会满意。不然我们要吵到今天晚上。三季,你吃点亏,磕三个头无所谓。」

上面这段文字,来源于百家讲坛,图文版的参看:夏虫不可语冰,要学会远离垃圾人。

为什么今天会发这样一篇文章,起因还是前两天写的一文的开头,只是写文章拿出来的事例并且还给他名字打了马赛克。
最起码“每日三省吾身”或者“静坐常思己过”这样的素质应该还是有的,何况我已经不点名指出了他的思维落后的地方。
没想到我还是太天真了。

原来的文章只做修饰不做大改,就是让后来的朋友们也看看我的格局是怎么一步步提升的。

目前的思维还没有跨越信用卡杠杆工具,但是我知道我们以后肯定会有更好的支点。所以朋友的建议我也没采纳,不愿意自己限制了自己的格局,要不停的寻找更高阶的支点。
果然是“夏虫不可语冰”!你告诉夏虫一年有四季,他会疯狂的追着你唠叨“一年只有三季”!我给你跪下磕三个头,你说的对,我错了,好不好?

人的思维惰性是很难改变的,我在大三的时候泡BBS已经有了这个认知。所以我说了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,让他自己退群算了。换做雷军的理念:“何必教傻逼变聪明,赚傻逼的钱就是了”,这境界更胜一筹啊。
举个例子,我们理工狗还在不遗余力的辟谣“路由器辐射造成流产或生出畸形儿”,想让那些科盲变聪明的时候,雷军直接出一款“防辐射路由器”,专门定位溢价卖给那些科盲。这个操作实在是高!值得我们去学习。

其实我们小组的内部群里,也都意识到不可能改变思维相差很大的人。所以我们提出的“人生升阶三部曲”的第一部就是“思维”。愿意审视自己的不足,跳出自己固有的思维定势,不断吸收消化新思维,这是人生升阶最重要也是最迫切的事情。
我们小组的定位也是“聚集那些有这样的思维的人、或者就差临门一脚可以到这个境界的人,相互启发、相互碰撞,共同学习、共同进步”。
相互启发也是相互拓展的大路子,比如这两天我就在忙着一个路子,是一个朋友因为自身原因不适合做的,在交流的时候介绍给我的。假如一切顺利,这个路子用几万元的投入,到明年这个时候就是将近二十万的收益。

果然是“夏虫不可语冰”!你告诉夏虫一年有四季,他会疯狂的追着你唠叨“一年只有三季”!我给你跪下磕三个头,你说的对,我错了,好不好?

你开心就好!
 

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,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,主要投资城市:重庆、上海 、杭州 、苏州 、杭州、北京、 深圳、 广州  、武汉、 南京、 沈阳、郑州、成都等,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,帮助小白解疑释惑,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。 铸造资产长城。抵御纸币通胀 ,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。各省会城市均有群。

水库微信大群:目前是从1群到59群。 1群又称元老院。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。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。大群免费,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。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,请不要再次加群,以节省群资源。

水库a8群需要验资,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。 

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: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,使用技巧,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。

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:689574 添加,验证语:入群

欧成效,人称“欧神”,笔名yevon_ou。原水库论坛创始人,房产投资实战派,中国最成功的个人楼市投资者。中国楼市黄金十年的见证者和获益者。 数十年来的楼市投资他从未失手,精妙的操作技巧和丰富的实战经验,是房产投资界当之无愧的大神。独创水库科技树,是无数房产投资者的启蒙导师;他凭精细入微的独到观察,淳朴精炼的古典经济学视角,刻画出了中国的楼市与财富逻辑,开创楼市科学,使无数读者脑洞大开,重塑三观,实现财务自由。
毋因群疑而阻独见,毋任己意而废人言,毋似小惠而伤大体,毋借公论而快私情